黑帽子君

持续关注大佬更新动态中。

【德哈】青苹果味的Alpha(下)

  呃,写文的时候突然卡住了唉,多亏了朋友的意见的说,总算把下篇挤出来啦!
  
  
  
  哈利破特身边多了一个碍眼的女人。恶心的破特那漂亮得该死的新同桌。
  德拉科不得不承认,那韦斯莱Alpha(话说萝卜发色的韦斯莱家尽出Alpha吗?!)长得确实不错:她有一头柔顺靓丽的优雅长发,有温柔甜美亲切的笑容,还有……对救世主愚蠢的崇拜眼神。
  蠢破特遇上她就笑,遇上我就一脸不爽地跟我掐架,果然是蠢,看人眼光太差。
  上课的时候不能再和破特掐架,下课写作业时不能再对破特吹毛求疵,就连平时很正常地去嘲个讽,那死丫头也第一时间拦在他面前让我出丑,这种憋屈的生活有什么意思!格兰杰就算了,怎么救世主的桃花一个比一个灿烂?
  破特不理德拉科了,德拉科有点委屈。

  哈利走下台阶的时候就一眼望见了晃着金脑袋的马尔福。他坐在角落里一张石凳上,孤零零的,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小动物。
  空气中镌刻着浓稠的果酸味。
  自己已经几天没和马尔福拌嘴了。但是哈利能注意得到,那家伙总在自己的背后注视着自己。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哈利在马尔福身边坐下来,他感受到身旁的Alpha瑟缩了一下,尽量和自己保持距离。
  空气中的酸气几乎凝固成实质,沉甸甸的,有点儿忧伤。哈利侧头看了一眼Alpha的表情,看到那张苍白紧绷面无表情的脸,嘴角微微下撇,显出不耐烦的神色。
  如果不是飘忽不定的信息素出卖了他,哈利还以为马尔福很想一个人呆着呢。
  他无奈地揉了揉对方的金发,软软的,在阳光下近乎银白。“好了,我做错了什么,干嘛生我的气?”一股淡淡的花香悄悄蜿蜒出来,安抚着金发少年阻涩的情绪。
  马尔福快速拍掉了哈利的手,继续一言不发,但他的表情软化了很多。哈利注意到马尔福的手中拿着一颗啃了一口的青苹果。马尔福不仅信息素是这种哈利从未尝过的水果的味道,平时吃零食也对青苹果情有独钟。出于好奇,哈利夺过来尝了一口。
  啊!好酸,几乎是能酸掉牙的那种酸!还有细碎的苦涩在嘴里蔓延,将舌根麻痹。“哇,你怎么喜欢吃这么难吃的东西?”

  德拉科忿忿地抬起头,好你个破特,我还从不知道救世主也会厚颜无耻地落井下石!然后他的目光就撞上了……撞上了……一个笑容。哈利破特看起来并没有嘲笑他的意思,只是饶有兴致地望着德拉科,一双森林色的眼睛直直看进他心底。
  仿佛能触碰得到,那股关切的温度。
  我算是明白我为什么会喜欢上破特这个烦人的家伙了。他想,心脏不由自主地开始砰砰乱跳起来。没有信息素,没有情/欲,可一切又是这样美好得不可思议。
  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地,德拉科用嘴轻轻碰了一下哈利的唇。
  哈利的嘴唇是软软的,有点凉,像凝固的香草奶油。哈利的脸现在离自己很近,近到有点不可思议了,近到让心里蔓延出一股兴奋的恐慌感,近到可以感到哈利那略带玫瑰甜香的温暖潮湿的空气扑在自己敏感得起了鸡皮疙瘩的皮肤上。哈利的眼睛可爱地瞪大了,不断使劲眨着,哈利长长的眼睫毛扫过自己的。
  这就是幸福的感觉。

  哈利惊讶地看着Alpha亲上自己,瞬间大脑空白一片。当最初的晕眩过去,一切感官便格外清晰起来——
  马尔福有一副滚烫的唇——他苍白英俊的脸浮现出不自然的红晕——浓浓的Alpha气息逼近——那双该死地蓝得深邃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
  这一幕有点太刺激了吧!
  哈利迟钝地反应过来,想推开马尔福,没想到马尔福的嘴唇竟然先他一步退开了。
  然后马尔福低着头开口说话,“破特,我不要你和那个金妮在一起。”嗓音掺进几分哀求的意味,像一个撒娇。
  哈利原本想一拳怼上去的心立刻就软了。好歹,对方也是一个吃醋的Alpha嘛,占有欲强的本能,大家都懂的。哈利想着想着,不自觉地放任目光悄悄滑上Alpha的薄唇。 线条漂亮得近乎完美。
  [一副滚烫的唇——苍白英俊的脸浮现出不自然的红晕——浓浓的Alpha气息逼近——那双该死地蓝得深邃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摄人心魄——]
  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哈利竭力平息着猛然加速的砰砰心跳,用尚糊成一团的大脑缓慢思考,问题是,马尔福今天反常得厉害,平时再怎样这家伙就一外强中干的怂包,说什么都不会随随便便亲上来……啊!还有,嘴是烫的,声音是哑的,会不会……哈利想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德拉科。
  天啊,大冬天,这人只穿了一件衬衫就在外边乱晃!一定是发烧了!
  不合时宜的想法突然又自作主张地插进哈利的大脑:那个德拉科马尔福,为我,如此魂不守舍耶!
  哈利的心情乱糟糟的。酸酸的,弥漫着愧疚,但是有混杂着一丝甜丝丝的喜悦。对对对,就像德拉科的信息素,那种纠结而迷人的味道。
  什么时候我这么喜欢马尔福的信息素了?呃,好吧,其实一开始就没有讨厌到哪里去啦,哈利用力抓起德拉科滚烫的手时想,还有那个吻……有点危险,但其实,
  我还蛮喜欢的啦。

  德拉科的手被一阵大力扯了起来,哈利拉住他不知道要往哪里走。
  “你干嘛?破特?”他有点不解。
“带你去医疗翼啊!”对方一脸正经地回答,“你脑子都烧坏了不吃点药咋行?”
  “我很好!我不需要救世主施舍他那廉价的同情心!”德拉科甩动手臂,哈利的手指却怎么都甩不掉。救世主落井下石的技能可真是越来越熟练了!他忿忿地想着,自暴自弃地反牵回去,任由对方拉着自己走。救世主的手小小的,软软的,果然是小姑娘的手。
  “经历了酸死人的青苹果,心里的酸涩就不算什么了嘛。”他小声嘀咕。
   想不到救世主突然转过身来。
  
  “喂!偶尔也该换换口味吧?”哈利说着,眨眨眼睛,突然凑近。
  
  又一个吻。
   ~♡
  
  
  
  
  

【德哈】青苹果味的Alpha(上)

        “喂,马尔福,离我远点儿!你快酸死我了。”哈利波特第三十一次嫌弃同桌的信息素。
        德拉科狠狠地瞪了过来,“闭嘴吧破特,你的信息素还不是一样难闻,甜哒哒的,一点也不像个男人。你就是个小姑娘。”空气中那股刺鼻的青苹果味肆意地更酸了。
        哈利涨红了脸,“起码我不像你大刺刺地把信息素放出来。信息素臭不是错,出来熏人就不对了!”
        “你懂什么!这是马尔福家族专属的高贵冷艳信息素,是不是很轻易就从你们这群贱民中脱颖而出?”德拉科一副我臭我骄傲的样子。
        哈利无语了。“不要脸。”他愤愤地小声嘀咕。
        不是冤家不聚头。机缘巧合下,马尔福家的铂金小少爷和鼎鼎大名的救世主波特成为同桌。浓浓的互相嫌弃之下,他们开启了一天九小吵,三天一大吵的互怼生活。

        霍格沃茨大厅里,哈利气冲冲地和罗恩赫敏汇合。
        “又和马尔福吵架了?”赫敏关切而无奈的问。
        一旁的罗恩忍不住插嘴,“我说哈利,你干嘛那么嫌弃马尔福呢?他嘴是贱了点,人还是蛮帅的。喂,你真的不考虑下他吗?我看他可是一往情深地‘迷恋’着你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哈利耸耸肩,“兄弟,你觉得我是那种只看脸不走心的人吗?”
        赫敏被逗笑了。“哦哈利,别挑三拣四了,像马尔福这样颜值又高又优秀的尚单身Alpha谁不想要?”
        罗恩悄悄瞥了赫敏一眼。
        他们在餐桌前坐了下来,罗恩照例开始大吃特吃,哈利也盛了好几块炸鸡和蛋糕,盘子装得满满的。
        冷不丁,身后传来一声抑扬顿挫的嘲讽,“呦,破特,身为一个Omega竟然吃的下这么多,小心没人敢娶你哦~”
        哈利猛地抓起一块炸鸡就往回精准一丢,德拉科的脸立刻稀巴皱了起来,看着自己被糊上黄色油脂的昂贵白衬衫,一脸阴沉,“破特,你——!哼,小心我干/死你!”他骂骂咧咧地走开去,留下一脸胜利喜悦哼着小曲的哈利。
        罗恩和赫敏偷偷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哈利发情期到了。他才刚分化不久,一点经验都没有,就近找了桃金娘的女厕躲了进去。
        去医疗翼的路太长了,他现在浑身燥热,怎么使劲四肢都软得像一滩水。罗恩赫敏恰好都不在身边,怎么想怎么绝望。
         果然只有等这阵子过去了吗?他咬着发白的嘴唇,努力将自己缩成一团。

        德拉科很不高兴,他因为没考过格兰杰又被爸爸骂了,打算去那个闹鬼没人的厕所冷却一下心情。
        只是走到盥洗室门口他就愣住了。那是一股浓浓的都铎玫瑰味,这么熟悉,常常在他鼻尖萦绕的,令人难以忘却的信息素,几乎一秒钟内就告诉了德拉科信息素的主人。不是吧——“破特?”
厕所隔间传来同桌闷闷的声音,“走开!”
         “喂,不是吧,蠢宝宝破特,别告诉我你没有带抑制剂?”
        “闭嘴马尔福,跟你没关系,敢过来小心我阿瓦达你!”哈利的声音听似很不耐烦,德拉科却捕捉到几许软软的哭腔。德拉科的脸瞬间红了, 不自觉咽了口口水,他发了好一会呆,才突然回过神来,对厕所连施了幻身咒静音咒和混淆咒,然后撒腿就跑。

        天知道哈利有多么的紧张。路过的是个Alpha就算了,还是个马尔福!捉弄?围观?图谋不轨?你永远也不知道一个马尔福能干出什么。
        于是哈利只能尽力地赶走那个可怕的马尔福。他闻到了对方的信息素,清香冰爽的青苹果味,搅得发热的脑子里一片糨糊。话一出口他才发现没有一点威慑力,正开始后悔,对方却真的很听话的就走了,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这让哈利很疑惑。
        不知怎么的,感受到那股熟悉的青苹果味渐渐消逝,他竟有点失落。
真奇怪,我到底在懊恼了什么劲啊?哈利使劲摇摇头。

        德拉科小心翼翼地揣着抑制剂在走廊里狂奔。梅林知道刚才在医疗翼里庞弗雷夫人那“真是照顾女朋友的好小伙”的暧昧眼神让有多他尴尬。
         蠢货破特才不是我的女,啊不,男朋友!他在心里反驳道,不过,要是破特真是我的女朋友就好了唉。
        一路不顾马尔福形象的暴走到盥洗室,德拉科拉开隔间的厕所门。一只瑟瑟发情的破特缩在里面!救世主的小嘴微微张开,汗湿的小脸红扑扑的,一双失焦的绿眼睛水汽朦胧地躲在圆匡眼睛后面惊恐万分地瞪着自己。空气中醉人的花香让德拉科晕乎乎的,仿佛飘在云端,不对,漂在花茶里。切,平时凶得跟只公鸡一样,一发情就露出这副任人宰割的模样,真让人不爽。面带嫌弃地丢过去一瓶抑制剂,德拉科努力隐藏自己的迷恋。他扭过脸去捂住鼻子,小心抑制自己心中蓬勃欲出的本能。
        出乎意料地,身后响起啪啦一声,德拉科回头看——抑制剂瓶摔在地上破了,哈利根本就没接住。
        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永远这么不让人省心。”无奈地蹲下去,对着那双吃惊的眸子,德拉科掏出第二只抑制剂,拧开瓶盖。他瞪了一下哈利抬不起来的双手,“那么现在张开您那尊贵的金口,救世主先生。”他故意扬起下巴,用一种拖拉尖酸的语气说道。他们两互瞪了好几秒,哈利才不情不愿地张大嘴,让德拉科像浇花一样把抑制剂灌了进去。

        哈利很快恢复了正常,挣扎着站了起来。
        他留意到,德拉科为了照顾他竟然把信息素收了起来,一干二净,现在他只能从德拉科身上闻到仿佛在阳光下晒过的干爽的洗洁精味。这可真不像他,莫非是什么人喝了复方汤剂变的?
        “没有了信息素你原来的味道还蛮好闻的嘛。”他凭借着自己晕乎乎的大脑做出反应,然后看到对面的少年一僵。
        德拉科阴沉着脸快速地塞过一个玻璃质感的小东西到哈利手中,然后转身要走。哈利忙叫住他,“马尔福,为什么要帮我?”大脑开始恢复清晰,但隐隐作痛。
        “因为——————帮助弱者是强者的责任啊!”金发的斯莱特林玩味地说。
        去/你的弱者!哈利的脸顿时又涨红了,他气的要死,又第一次理亏不能一拳揍上去,只好憋出内伤。
        他死死盯着对方走远,然后摊开手,只见掌心安静地躺着一枚抑制剂。


下章高甜

当小师妹第一次遇见大师兄

无CP向
纯粹水一发萝莉
参考原漫画

【德哈】Red(原创)

短小挫的4000+
脑洞来自泰勒的歌,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见谅。

        孤独。
  夜色四起,寒风冷冷掠过走廊,宽敞的客厅灯火通明,却悄无声息,过于死寂。一个单薄的人影坐在沙发上。
  哈利低垂着头,盯着手指间的山楂木魔杖不动,他轻轻托着它,小心翼翼,好像那是一块将碎未碎的玻璃。
  面前的茶几上威士忌空瓶集堆为患,有冰冷而带着浓烈味道的液体流出来,漫下桌沿。
  沙发的另一端平整光洁,它失去了那个原本坐在上面的人,在昨天,还有更久之前。德拉科习惯于坐在那儿看报,从报纸的风言流语中捕捉市场的变化。他会一边有节奏地用脚敲击着地毯,表露出细微的烦躁和无聊,哈利想或许德拉科真正想做的是干点什么坏事,刺激好玩的,是在哪位傲罗的茶杯里加泻药?还是策划一场食死徒暴动?亦或是扒光麻瓜邻居家猫的毛?
  一切问题都不能得到答案。他曾经有过一千个提问的机会,但他错过了。
  分手快乐。
  哈利怀疑这句话对他能否成真,毕竟它听起来如此超脱现实。
  对于德拉科呢?
  又是一个未解之谜,在概率最大的情况下,哈利的那个前男友,今夜正在陪娇俏可人的阿斯托利亚共度良宵。或许那是更好的选择。姑娘,温顺体贴,分寸有度,不像他,糟糕透顶。
  德拉科在他们相恋三年后出轨,哈利其实早就发现,但他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一年后,他们分手。
  哈利站起来,摇摇晃晃走进厨房,想倒一杯水。热水壶倒不出一滴水,他根本没煮水。他潜意识中还期待着那个温柔的家伙会像往常一样开着他的玩笑走来然后为他随时准备一杯温度恰好的水,或是其他什么饮料。他最终拿了一个空杯,随便放了个清泉如水,过多的水从杯里溢出,打湿了地板,他不得不又手忙脚乱地施了几个清洁咒。
  “嘿,破特,你开始热衷于扮演小丑了吗?”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哈利一怔,然后狂喜地迅速抬头。德拉科回来了?啊,是幻听。眼前明明只有奔走的风。
  是他自己推开的他,哈利浑浑噩噩地想。
  他毫不怀疑在故事的最初,德拉科深爱着自己。人云“千金一掷为红颜”,德拉科何止。他几乎抛弃了所有,家庭,名声,金钱,他所看重的所有。为能和自己在一起。一个永远审时度势,利益至上的斯莱特林。 那段时间,他常半夜醒来,听到身边的人压抑地小声哭泣。
  究竟为什么这份感情会落得今天这幅模样?究竟自己犯下的第一个错误是从何时开始的? 究竟如何才能回到从前?
  没有答案。
  
  
   哈利在冰冷的床上冻醒,摸出魔杖加了一个保暖咒。耳边只传来风声,像汪洋中心起伏的涛浪,只有他自己细不可闻的呼吸。他突然很想流泪,却没有泪水。
  哈利还沉浸在那个梦里,戛然中断的美梦。梦远比现实来的有温度。 那是曾经八年级的某个下午,阳光正好,霍格沃茨尽管刚刚重建却洋溢着蓬勃的生机,被拥抱在连绵的群山中。
  他扛着崭新的火箭弩,朝坐在树上看书的马尔福走去。那人专注地思考着,金色的阳光悄然流连在他长长垂下半掩住眼眸的睫毛上。在白天他柔软的短发几乎是纯白的,树影在他线条流畅的脸上打出不规则的光斑,他的巫师袍蓬松而干净,起着小毛球,让人莫名地想靠一靠。哈利不自觉地又往前走了一小步,一只麻雀突然惊起,掠过马尔福眼前,他抬起清澈的眼眸,一眼瞥见了哈利,然后冲他勾起嘴角。哈利呆呆地看着那个恰到好处的弧度,觉得自己仿佛要溺死在里面了。他的脸一下子烧起来。
  “怎么了破特?是什么事关重大的要务驱使我们伟大的救世主屈尊来找我?”马尔福懒懒地问。
  哈利回神,“一起打魁地奇吗?”
  “和谁?”
  “只是我。”
  马尔福眼睛眯起来,然后从树上跃下来,就像三年级时那样。“好啊。”他缓步走来,然后没拿书的那只手抚上哈利的后脑勺。他俯身下来,下巴抵在哈利的额头上,然后轻轻闻他。“喂,你干嘛呢?”当时的哈利说,他干脆地阻止他不知所谓的动作,然后径直向球场走。
  马尔福顿了一下,然后跟上他,继续说,“破特,我的扫把呢?”
  “什么扫把?”
  “你总得给我一把扫把吧?不然呢?让我长出翅膀像你那只愚蠢的神奇动物朋友一样飞吗?很遗憾,我不能达到您过高的期待。” 马尔福一如既往的咏叹调。
  “得了吧,你又不是没有自己的扫帚!”
  “我还真没有。”金发青年的声调危险地高耸起来,“托您所赐,自从我和父母断绝关系后,我还确实是穷到连一把扫帚都没有的悲催境地了。”
  哈利肯定德拉科说这些话别有用心,他乐于抓住一切机会戳哈利的痛处让他不好过。尽管如此,他内心仍生出了一股怜惜愧疚的疼痛。“那这把给你好了,我去找罗恩借。”
  出乎意料,德拉科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他紧紧抓住了哈利的手,“等等,我改变主意了,我想到一个好办法。”
   “你载我飞。”德拉科语气不容置疑,他握住哈利的手又紧了紧,逼迫他听他的指令。
  无奈地跨上扫帚,身后的扫帚也一下子载多了些许重量。哈利控制扫把飞起来。 两个人挤在一把扫帚上有点奇怪,但哈利很快找到了诀窍,让扫帚飞得四平八稳。
  德拉科没有捣乱,他甚至没有试图控制扫帚,而是信赖地将一切交给哈利。这是个谋害马尔福的好机会,哈利恶趣味地想。
  他们掠过球场上空,灵活地在城堡间穿梭。青草味的风扑面而来,描过他的耳廓,刺激每一丝神经,轻微失重的眩晕让快感充盈大脑。
  如此舒畅。
  他们从云端跌向葱郁连绵的山峦,与群鸟一起翱翔,最后他们贴着黑湖的水面缓缓滑翔。
  哈利和德拉科心照不宣地没有交流,他们都无言地享受着这珍贵的一刻。 哈利无法抑制那股让心脏快要炸裂的自由的冲动。他松开扫帚,张开双臂迎向风。
  突然间,温暖从身后袭来,他被一个人拥抱住。德拉科把头埋在他的颈间,铂金色微微凌乱的软发蹭过哈利的脖子。一阵酥麻的电流就像一颗火种,迅速从那里蔓延开来。
  这给了他勇气。
  他下定决心张开嘴,迫切地想吐出那句一直萦绕在心中的话。但是他又错过了。无尽的黑暗的寒流在那一刻没过头顶。
  德拉科,我爱你。
   他醒了。
  他被拖进噩梦。
  
  
   距离分手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一开始的生活对哈利来说是一种煎熬,内心的伤痛使他拒绝了所以朋友的拜访,把自己关在家里。德拉科曾来过一次,但同样被拒之门外。他曾以为他永远走不出去了。神奇的是,时间似乎正在抹平痛苦。哈利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并开始考虑一份新的职业。他向傲罗部发送了求职申请书。是时候开始新生活了。今天,他打算到对角巷走走,购买一些必须物品。
  很久没出门了。他换上T恤牛仔裤,披上巫师袍,带着魔杖出发。
  移形换影来到街上,安静的空气一下子沸腾起来。形形色色的人声接踵而至,到处是翻飞的裙角和皮鞋。哈利的嘴角终于微微扬起来,他用巫师帽遮住脸,在街上任意行走起来。
  出来透透气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街边有一家新开的雪宝店——麻瓜所谓的冰淇淋,邓布利多教授最钟爱的食物之一。哈利走进去,选定了巧克力味。德拉科喜欢吃什么味的呢?他自然而然想起一个问题。嗯,大概是草莓味的?甜甜的东西,德拉科内心偏向着这种食物,但是他一般不表现出来,而是点一些让人们认为他很成熟的食物。哈利又叫了一份草莓雪宝。入口,清香的甜味化在嘴里,意外好吃。哈利突然很想让德拉科尝一尝这来自麻瓜的,他所“看不起”的食物,不知道这又会如何地惊艳他。哈利可以想象出德拉科眯着眼睛伸出舌尖开心地像小孩子一样舔食雪宝的样子。那个漂亮的女孩会挽着他的手,和他共享那份甜美吗?哈利感到冰凉的雪宝哽住了喉咙,他立刻停止了想象。
  连续吃下两份雪宝,肚子有些涨痛。哈利继续往魔杖店走去。新款扫帚摆在橱窗上,帅气的星云360,他本来想跟雨果买来着的。一个棕发的小女孩跑过他面前,有点像赫敏。他顺着小女孩望去,一对夫妻正坐在长椅上,若无旁人地互相亲吻。
  哈利怔怔地看着他们。一副场景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他眼前。在人流穿行的对角巷街心,他和德拉科披着隐形衣疯狂地热吻。随时可能有人撞上他们,隐形衣小到只够他们缩着身紧紧相贴,德拉科的呼吸直直扑在哈利脸上,让空气变得闷热而稀薄,而大脑里的血管也突突地乱跳。每一秒都无限延长。他们一刻也不肯分开,毫无保留地唇齿相依,仿佛下一刻便是世界末日。
  哈利的喉咙干燥起来。他的胃剧烈收缩,紧接着开始疼痛,于是他无力地蹲下身,捂住肚子。 痛觉几乎支配了所有神经。哈利脑中只残留下一个念头,一个强烈的念头。
  再次触碰德拉科的,温暖的,柔软的唇。
  不可能。
  他勉强掏出魔杖,移形换影去了圣芒戈。
  
  
  哈利吊着打绷带的右臂,直接移形换影到魔杖店。这是他一个月前心不在焉的移形换影导致的局部分体的成果。他出院后的第一要务就是换一支新魔杖。一来这支山楂木魔杖总勾起他的伤心事,二来这支魔杖并不是最适合哈利,而但凡一点点阻塞的施咒对傲罗来说都是致命缺陷。
  然后带着新魔杖,哈利到傲罗办公室报到。罗恩和他的一些老熟人都在那里,他们惊讶地看着哈利,仿佛看到了什么怪物。哈利试着微笑了一下打破僵局,然后他收到一个过分热情差点掐死自己的来自罗恩的拥抱。
  “哈利!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你还好吗?”
  “非常不错。看,我终于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傲罗职业。现在我又紧张又激动!我的第一份任务是什么?”
  罗恩突然不说话了。
  “哈利,”金妮从人群中挤过来说,“我很抱歉,但恐怕你错过了当傲罗的黄金时期。现在的魔法界平静得跟死水一样。所以,麻烦你,帮赫敏把她堆积成山的文件分担一下。”
  
  
  和德拉科分手已经一年了。
  哈利的生活回归平静。他现在整天在闲得发慌的傲罗部混吃等死。食死徒早已绝迹,黑巫师也成为凤毛麟角,仅剩的事务就只有处理一下偶尔心情不爽的哪位仁兄一时的小脾气。或许当战争的阴影逐渐淡化后,傲罗们才会重新成为刺激生活的代名词吧?
  在办公室打发时间的时候,哈利经常拿出画笔,画霍格沃茨的每一处地方。每次画的时候,他总忍不住添上一个小小的铂金头发的背影。让哈利失望的是,尽管他的画技已经提升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那个小小的背影从未活过来。
  这一年中,德拉科移居国外,音信全无,而阿斯托利亚嫁了一个魔法部高官。这让哈利多少重新抱有一种微弱的希望,但德拉科从未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更多时间哈利宅在家里。他的家现在成为了韦斯莱一家的备用聚会场所,成为了DA的全天候免费酒吧,成为了罗恩日常与赫敏赌气离家出走后的宿处和赫敏有时熬夜工作的据点。他不再担心万一某天和德拉科复合后的德拉科对这一切将产生的厌恶。朋友们让哈利充实。
  莫莉最近开始撮合他和金妮,但哈利坚持不答应。并不是他不喜欢金妮,只是他再没有一颗完整的心来交给另一个人。
  哈利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固执。他始终坚持每天更换卧室里的紫罗兰,每天泡一壶很浓的咖啡。情人节他做了一份巧克力,然后自己吃掉。
  哈利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在他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心灵最放松而柔软的时候,他总会不知不觉想着德拉科的音容笑貌坠入安眠。
  
  
  他想,或许,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能习惯了。

END